弥天沙峪。

就在馨蕊兰花谨慎地射入橘黄色洞口不到一炷香的功夫,昏暗的风沙中联飘来一堆人影。

为首的是一个身穿白衣,腰际闪烁着一颗银色浣心珠的面的青年,这位年轻人,面色刚毅冷峻,从其衣着判断,是一位玄灵门新入门的新界弟子。

其后随之而来的除了一个大红袈裟的和尚之外,男男女女一大片,皆是年轻一辈的弟子,细看之下,竟然包含着四大门派,三大家族和十六仙门的所有成员,不多不少,每派一位,共二十三位。

其中一位柔美的女弟子,也是一身洁白衣着,手里托着一颗神奇的珠子,正闪烁着清灵的光华,将昏暗的空间,照得雪亮。

身形刚一落定,就见为首的青年匆忙径直向馨蕊兰花进入的神秘洞口位置走去,然而令青年诧异的是,风沙之下早已没了洞口的影子。青年眉头紧皱,十分不甘,围着消失的洞口四下张望,催动法力探析了起来,双目闪烁着刺目的银色光华,而周围的人各个不知何意,都诧异的看着他。

这群人影不是别人,正是各派接到魂煞令来此弥天沙峪骷髅海赴约魂煞门之人,为首的青年就是传给冰魄真人云天鹅鱼的小天峰代峰主柳牵浪。

而那位手里提着神奇珠子的柔美女子,自然是三大家族之一的仙卷岛情花宫少宫主方天迎芳,其手里的神奇的珠子就是仙界无不为你倾倒的仙目龙珠。

当接到小天峰飞来的云天鹅鱼后,柳牵浪感觉到弥天沙峪之行扑朔迷离,以及魂煞令信使屠杀三位树妖,和馨蕊兰花的诡异关系。

悄然将这些消息以及自己的一些想法封印在云天鹅鱼体内,用一种奇怪的功法,使云天鹅鱼通灵掌门峰主冰魄真人,让后避开众人放了出去,而且怕飞天鹅鱼遭到攻击,还特意加了几道玄灵门內传的封印。

一番探析后,柳牵浪看了一眼众人,脸色变得更加惊讶和凝重,抬眼凝视着无边无际的茫茫沙峪又一次陷入思索。

“咦!这是什么?”柳牵浪正在凝神思索的时候,猛然听到人群中另一位身形挺拔,一脸傲气的青年,一声讶然欢呼。

戴帽的姑娘迎接夏末之风

众人循声望去,原来是流峰欧阳世家彤云峰少当家玄灵门太苍峰冰魄真人门下的知名弟子欧阳浪龙,正弯腰审视着沙地上一只幽蓝而精致的蓝玉瓶,在仙目龙珠清丽的光华下,闪烁着诱人的幽蓝色彩。

众人一阵好奇和兴奋,纷纷围了上去,仔细的审视着美丽的小玉瓶。柳牵浪虽然身形未动,但心里也是一阵兴奋,一眼便认出那个幽蓝的小玉瓶正是是馨蕊兰花进洞时所借助的工具。

见众人围了上来,欧阳浪龙,弯下腰,谨慎的自沙中拈起精致的蓝玉瓶,然后将玉瓶托在掌心,举在众人面前。让在场的人都能真切仔细的看到。

“打开,看看里面是什么宝贝?”采菱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迫不及待的说道。

“七妹莫急,这弥天沙峪如此诡异,万一瓶中再是什么毒雾甲虫之类的,我们可就惨了,还不如丢起或是毁掉的好!”闻言,文阳宫孔圣说道。

“不就是个丹药瓶吗,里面除了丹药还会有什么?说不定里面是不是丹药呢,快打开,我觉得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是啊,快打开吧,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

一时间众人七嘴八舌,除了孔圣不同意,柳牵浪默不作声外,多数人都希望打开。

只见欧阳浪龙并未急着打开,傲视了一眼众人,另一只手掌蓦然一抹,瞬间掌心射出数道雪白的神光,然后雪白神光罩在蓝玉瓶之上,将蓝玉瓶照得清晰透亮,里面的一切一目了然。

细看之下,众人皆是更加好奇,只见白光之下,精致的玉瓶里静静地绽放着一朵蓝色欲滴的花朵,花朵通体瓦蓝,径生四叶,花朵六片花瓣,花瓣中星光闪烁着三颗花蕊。整朵花流光溢彩,鲜花四射,煞是绚烂无极,将周众人都罩上了一层迷人的蓝色。

欧阳浪龙见到众人都看到了玉瓶内的兰花,脸上泛着蓝色光晕,手指轻轻的朝玉瓶的盖子摸去,蓦然之间所有人都闻到了一股沁人心脾的淡淡幽香,爽透心扉。

众人有了先前的经验,怕是有毒之物,匆忙催动法诀以防中毒,然而众人闻过之后,除了身轻神爽之外,并无异样,不由得放下心来,啧啧称奇。

不过孔圣和无痕却是异常小心,始终没收起预防意外的护体禁制,警觉地注视这周围。

正当众人陶醉在幽蓝美妙的兰花飘香的神奇感受之中的时候,周围的沙地一阵波动,眼前的沙丘不知为何开始慢慢向四外移动,而且地面泛出一层淡淡的橘黄色烟雾,无味无毒。

片刻众人面前赫然出现一个橘黄色的圆形洞口,先是平躺在地面上的,随着周围沙丘的流动,慢慢立了起来,足有一人多高,里面滚荡着团团橘黄色的烟雾,无法洞悉内部的情况。

柳牵浪大喜过望,此洞正和馨蕊兰花进入

的洞口一般无二,唯一不同的是,比她进入的洞口不知为何大了许多。

看到洞口,众人皆是一阵诧异,未敢贸然进入,彼此互相对视着,一脸茫然。

欧阳浪龙审视着茫然的众人,烟波深处闪现着一种得意的表情,朗声猜测道:“诸位,这洞口难不成就是黄沙峪的入口?”

闻言,众人才如梦方醒,纷纷怀着仰慕的眼神注视着欧阳浪龙,心里暗暗感叹玄灵门太苍峰冰魄真人的门下弟子果然不同凡响,多亏眼前这位,方才在这弥天沙峪发现了一线生机。

众人纷纷点头,不过还是没敢冒然进入,欧阳浪龙见了,御起彤云宫知名宝剑瞬闪神剑率先射了进去,片刻后就消失了,远远传来他的声音:“诸位,里面平安无事,放心进来就是。”

闻言,众人不再犹豫,彼此对视一番,先后朝洞**去。后面,孔圣和无痕见并无危险,也随之向柳牵浪一拱手飘身射了进去。

而柳牵浪虽然心中激动找到了黄沙峪的洞口,但并未急着进去,见众人消失在了橘黄色的洞口之中的时候,柳牵浪对着不远处的沙丘笑道:“老不死,死不了,不死了快出来吧!”

接着柳牵浪就看到沙丘向上一拱,慢吞吞立起三个枯干虬曲的黑色身形,正是窥门三叟老不死,死不了和不死了三位,看其身形比以前粗壮了许多。

柳牵浪之所以那么肯定,因为从古老的椰国文献中搜索到三位贪婪食用的寸骷蛤乃是洪荒神奇物种,凡是木本妖物仅是食用一只,便可增加百年修为,十倍强化元神精魄。而这几位先先后后食用了不下百只,早已短时间内就增加了数千年修为,元神达到了不死之境,故而魂煞门魂煞令特使根本就无法杀死三位,除非毁灭三位的元神。

“吔嗬!爸爸,他怎么知道咱们三个没死呀!”独臂死不了惊讶的伸长了脖子问一只耳老不死。“是啊,爷爷,这个家伙是什么来头,怎么咱们的事他都底儿清啊!”一只眼不死了也看着一只耳老不死。

“切!我怎么有你们这么两个蠢后人,这么难的问题怎么能问我呢?万一我知道答案怎么办!”一只耳老不死一边抽了一嘴巴生气的说到。

柳牵浪见到三位又开始胡诌八挒了,微微一笑道:“呵呵,这有何难,三位心里不是清楚得很吗?洪荒物种,寸骷蛤增进修为,强化元神,食十只以上便可形体循环不灭,食十五只便可永固元神,故而你等虽然形体被毁,但却可以瞬间恢复?不知在下所言对也不对?”

“这,这些你都知道,爸爸,他比咱们之前先成精了,怪不得风远浪娟娘娘说人类虽然寿元不高,但却十分聪明呢。”死不了晃着脑袋对老不死说道。

“嗯!小子你总算会说句树话了,不错,风远浪娟娘娘说得对极了,眼前不就是个例子吗,你们记住,以后见了人类,都清醒着点,别让人家劈了烧火,还当美差呢!别废话了,咱们快回去吧,佛则娘娘会生气的。”

三位说完,一溜烟跑了,下一刻没入了漫天飞沙不见了,但老不死却远远飘来一阵话:“少仙,我等虽为树妖,但也知恩图报,他日有缘再次相见,若有需要,定然相帮。眼下你面前的洞口叫做黄沙峪不尽洞洞口,我当时说云破月现时方可入洞,那是对黄沙峪之外的人说的,而界内之人,仅凭馨蕊兰花的花香便可自由出入。少仙你等入界后可设法取得馨蕊兰花店主的一朵馨蕊兰花,那样此届就可以畅通无阻了。祝好运,有缘再见!”

“多谢三位前辈!他日相逢,我等再话情谊!”柳牵浪闻言回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