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任务不是一般的艰巨,叶天问知道自己是谁,跟那些门主级别的人对话,要他们投降,这简直不是比登天还要难吗?赶紧地想了想说:“师傅,我觉得应该先打他们,打怕了他们,不用我去说了,他们自然就回来投降了!”

“呵呵,变的还真是快啊!”边天明对叶天问的这两面三刀的性格十分的不爽,对他是冷嘲热讽,但是叶玄还是十分欣赏叶天问的睿智,叶天问马上回应道:“我一直都是主战派!”

说着把自己说的都感觉整个人都无比的伟大起来了:“给我三千人,我就能保证连壁城的安全!”

“好,我就给三千人,来保护连壁城!”边天明直接喊话叶天问,叶天问老脸一拉,心道:这不是自己挖坑给自己跳吗?三千人是怎么保证这里的安危啊!

“我很看好的!”叶玄也是拍着叶天问的肩膀,坏笑着对他说。

“师傅……我……”叶天问还想为自己多辩护一下,承认刚才自己是吹牛1逼的,可是现在看起来,这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实了,那是垂头丧气地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都已经想到了回家准备写遗书了。

“男子汉大丈夫,说话不能言而无信!”说着边天明马上就对边家下命令,自己的私人武装中取出三千人,专门是供叶天问来调遣。

叶天问的演技的确不错,就是赵家跟连家甚至都相信了,他有卓越的军事能力,连城璧捋着自己的胡须说道:“我也愿意出三千人。”

赵天罡是半信半疑的,不过也是说道:“我也愿意出三千人,就负责后方的安全了!”叶天问可是想的,这些遗书也不用写了,不如就带着这些人跑路吧,有一万人的部队了,说不定也能自立门户,跟他们几个人分庭抗礼了。

但是他就是这么想的,不过还是从叶玄的手上接过来了这些人,对叶玄保证说道:“师傅,放心,我绝对是保证连壁城的安然无恙!”

其实叶天问敢这么说,有一半是吹牛的成分,而另外的一半也是因为他喜欢看兵法,只不过没有带兵的经验而已,今天说的这么豪气云天的,牛1逼就不由自主的出来了,叶天问的心中其实不但不后悔,现在还十分的激动。

“门主,果然是出事了!”段天涯正在自己的花园中喂他养的鱼,这时候欧阳炎突然地冲过来了,满头大汗的十分紧张的样子,段天涯还算镇定,继续喂鱼:“发生了什么事了,这么慌慌张张的!”

萌妹与西瓜VS背心与短裤

“门主,不好了出大事了,叶玄已经把黄轩门给惹火了,现在黄轩门已经开始收集部队,正要去连壁城去找他算账了!”

段天涯一听:“果然不是个好消息啊!”

然后想了想说:“不管是谁来了,都说我正在闭关,就是要等着玄天门的十一星宿过来以后再说,知道了吗?”

欧阳炎一愣:“门主,怎么知道现在黄轩门的使者已经到了!”

这样段天涯就有点慌了:“那是怎么说的?不去接待使者,跑我这里来干么的?”

现在段天涯就是害怕提前把自己牵扯进去了,秦无双都不愿意出面解决的人,段天涯已经知道了,这个叫叶玄的,不是个简单之辈,二人之间不是有大仇,就是有大恩,但不管是什么,秦无双不愿意出手,这都不是什么好事。

“我就是说的,在闭关,所以他就留下来了这封信给!”段天涯赶紧接过来了信件,打开了仔仔细细去看,看完了以后,是深吸了一口气:“现在使者在什么地方?”

“已经被安排好了,听的指示呢,我们该怎么办才好啊!”段天涯是想了想说道:“这封信是看没有看过?”欧阳炎摇了摇头:“我没有,没有门主的命令,我们不敢看!”

“还是看看吧,看完了以后,与我一同分析一下,这封信的意思是什么!”段天涯把信给了欧阳炎,欧阳炎看完了以后,也是砸吧了一下嘴。

“这封信写的实在是太不像话了,这是再求我们还是再逼我们啊……”在整个世界,不管是黄字,还是玄字,甚至是地字,或者天字,在他们同级别当中大家都是相互平等的,唯一不同的就是他们的名字!

“尤其是这最后的一句,什么叫要取而代之啊!”欧阳炎看着黄轩门写来的信,不过这时候段天涯已经明白了:“这就是再逼我们呢,而且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十一星宿要半月以后到?只怕是他们已经来了,现在正在黄轩门,所以他们才敢这么硬气!”

欧阳炎感觉到了全身的一股恶寒:“门主,那如果是这么说的话,我们该怎么办啊”

黄天门既然是经久不衰延续了几百年了,凭借着就是一代一代家族的族长的审时度势,还有高超的应变手段,段天涯想了想说:“我们还是以不变应万变,继续观察,但是要给我都打理好了,绝对不能让黄天门跟叶玄过早的开战,下面的家族也都交代好了!”

说着顿了顿:“还有,减免所有下面家族的半年的赋税!”欧阳炎十分不理解:“为什么门主,我们现在不应该是扩军备战吗?”

段天涯是叹气一声:“哎,现在我们要示弱了,这马上就要变天了,不知道以后的日子到底是怎么过了!”

说完了以后,欧阳炎是半信半疑地要下去了,但是段天涯把信交还给了欧阳炎:

“信拿回去,封好了,使者是最高礼节来招待,但是他如果要问起我来,就说我一直在闭关,如果他想拉拢的话,就将计就计!”

“把耳朵趴1过来……”段天涯开始在他的耳边耳语,欧阳炎忍不住的从心中开始叫好。

“高手,这段家果然一个个的都是高手啊!”

“好了,下去吧,以后的事,不是天塌下来的事,就不需要来找我汇报了!”